北京仲裁委员会

仲裁动态
  一、增值税发票开具 1、开具增值税普通发票或专用发票所需信息如下: a.案件收案/立案编号 b.当事人名称 c.纳税人识别号 d.地址及电话 e.开户行及账号 具体详见《增值税发票开具确认单》 (点击下载) 。 2、如您在案件进行中需要提交或变更开票信息,请将1中所列开票信息发至 baccaiwu@bjac.org.cn 邮箱并注明“需普票/专票” 二、发票领取 自我办收到仲裁费和开票信息的当月内, 该案件的委托代理人或本人(案件当事人为个人)可持有效身份证件(身份证或律师证)到本会财务室领取仲裁费发票。如果委托其他人,请受委托人携带单位授权委托书或单位介绍信和本人有效证件(身份证或律师证)的原件及复印件到本会财务室领取仲裁费发票。 三、关于案件退费的重要提示 按照税务局对于增值税“三流合一”的要求,即:货物流、资金流和票流一致。对本会而言...
  北京仲裁委员会/北京国际仲裁中心(以下简称本会)将于2019年9月1日起正式施行新版《北京仲裁委员会仲裁规则》(以下简称“2019版规则”)及新的收费标准(以下简称“2019收费标准”),为顺利实现本会现行仲裁规则(即自2015年4月1日起施行的仲裁规则)与2019版仲裁规则,以及现行收费办法(即自2004年3月1日起施行的收费办法,以下简称“2004收费办法”)与2019收费标准之间的平稳、有序地衔接与过渡,确保本会的案件服务质量及工作效率,现就适用本会2019版规则及收费标准若干事项通知如下: (一)关于2004收费办法与2019收费标准的衔接适用 1.本会自2019年9月1日起受理的案件将统一适用2019收费标准。 2.本会于2019年9月1日前受理但尚未审结的案件仍适用2004收费办法。 (二)关于2019年9月1日前(不含2019年9月1日,下同)向本会申请仲裁...
  2019年12月10日下午,北京仲裁委员会/北京国际仲裁中心(以下简称“北仲”)与北京市知识产权保护中心在北京共同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北仲秘书长林志炜、业务拓展处(国际案件处)处长张皓亮及顾问尹通出席了本次签约仪式。北京市知识产权局副局长潘新胜、知识产权协调处副处长陈军、北仲仲裁员詹晖、王谨、谷海燕以及二十余位科技企业代表、行业实务专家参与见证了本次签约仪式。 林志炜秘书长与郝青主任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本次签约仪式分别由北仲秘书长林志炜和北京市知识产权保护中心主任郝青代表双方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根据《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将建立调解合作机制、商事仲裁合作机制,进行调解仲裁培训及课题研究,开展多元纠纷解决机制宣传推广。通过密切合作,共同对新一代信息技术和高端装备制造产业产生的知识产权争议提供专业化的仲裁与调解服务,提高知识产权保护水平,促进新一代信息技术和高端装备制造...
  北京仲裁委员会/北京国际仲裁中心(以下简称北仲)自2019年11月7日发布《中国商事争议解决年度观察(2020-2021)》项目公开征集报告撰稿人的通知以来,截至2019年11月25日共收到来自21名申报人提交的28份项目申报书。 北仲组织项目组仔细审阅了全部项目申报书,本着为《中国商事争议解决年度观察》(以下简称《年度观察》)项目注入新鲜血液,鼓励更多业内专家、实务工作者投身争议解决事业,凝聚法律从业者的共识的目的,经综合考虑和认真研究,现将《中国商事争议解决年度观察(2020-2021)》项目各篇目及确定的撰稿人结果公示如下: 感谢所有申报人及其他业内人士对《中国商事争议解决年度观(2020-2021)》项目的关注和支持!《年度观察》自2013年诞生以来一直致力于成为中国法律行业进行国际交流、参与国际对话的窗口与平台,北仲亦期待更多的行业精英持续参与,共同推动中国法律行业走出去...
  2019年11月30日至12月1日,由北京仲裁委员会/北京国际仲裁中心(以下简称北仲)、浙江大学民商法研究所、浙江立法研究院暨浙江大学立法研究院共同主办的“民法典编纂重大问题研讨会”在浙江杭州成功举办。来自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最高人民法院、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华东和中南地区部分高校、浙江地区人民法院、以及仲裁机构的三十余名代表参加了本次研讨会。 会议现场 会议伊始,由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常务副院长周江洪教授、北仲陈福勇副秘书长等先后致辞。陈副秘书长表示,本次研讨会是北仲继11月初与中华全国律师协会联合举办“《民法典合同编(草案)》建设工程合同专题研讨会”之后又一聚焦民法典编纂的专业活动。北仲一贯注重民商事专业的研究和积淀,具有“中国争议解决年度观察”“北仲文库”“北仲译丛”“北京仲裁季刊”“裁决书精读系列”等持续性研究项目。其还认为,能够身处民法典编纂的重大历史时期,堪称幸事...
  公信力是商事仲裁机构赖以生存和发展的根本,也是商事仲裁事业健康发展的生命线。随着民事诉讼法、刑法修正案及最高院有关司法解释对虚假诉讼行为的进一步规制,虚假仲裁的概念逐渐出现在仲裁理论和实务界的视野中。笔者认为,虚假仲裁虽然在仲裁实务中出现的几率较低,却会极大程度地损害仲裁公信力,应予以充分重视。仲裁机构及仲裁庭应当通过建立科学、有效的虚假仲裁识别和风险防范机制,避免仲裁程序被恶意利用、给案外人的合法权益带来损害。笔者认为,在仲裁实务中,可以结合仲裁程序各阶段的工作内容对虚假仲裁进行防范: 案件受理阶段:积极提示和预警虚假仲裁风险及后果。 就中国大陆地区的机构仲裁实践而言,仲裁机构立案部门在审查仲裁申请材料时,会对仲裁主体、仲裁依据以及仲裁请求等事项进行形式审查,对其是否具体明确予以关注,结合材料的审查及观察当事人的态度及行事风格,通过与当事人的沟通交流,初步了解争议发生的背景情况,提示...
  在中国,仲裁是一项舶来的争议解决制度。业界长久以来的主流话题是仲裁实践如何与国际接轨。然而,若认真检视国际仲裁领域 “正在热议”的一系列改革建议,不难发现在中国仲裁试图与国际接轨的同时, 国际仲裁也正在吸收、融合一些中国业已形成的实践惯例或因素。 模式概要 跨越大陆法系和英美法系差异的争议解决模式。中国仲裁行业不断国际化的进程使得外国律师有可能在北京体验到与其他主要仲裁中心城市相差无几的仲裁过程,例如香港、新加坡、伦敦和巴黎等。《 GAR 区域仲裁指南(2018)》评价《北京仲裁委员会仲裁规则》时提及,这份 仲裁规则在保障当事人意思自治方面可谓是中国内地最具有弹性且接近国际标准的范例。当事人几乎可以以任何自己想要的方式推进案件,即便在确定仲裁适用法这样棘手的事项上,当事人也具有足够的意思自治余地。 但中国内地的仲裁程序事项并非没有自身特色,也不能认为其仲裁规则是对国际仲裁...
因本合同引起的或与本合同有关的任何争议,均提请北京仲裁委员会/北京国际仲裁中心按照其仲裁规则进行仲裁。仲裁裁决是终局的,对双方均有约束力。
活动安排
版权所有:北京仲裁委员会     京ICP备12026795号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6977号


关闭×